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文化 > 稷鄉尋古之二:尋訪羲和廟(圖)

稷鄉尋古之二:尋訪羲和廟(圖)

關鍵詞:稷山,文化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稷山在線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jishan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7785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 

(一)

 

    2009年7月23日那一天,我陪中國黃河電視臺《黃河全記錄》謝華編導一行數人,從稷王山考察采風回來后,在縣城吃過中午飯,顧不上休息,又驅車向北,去西社鎮東里村尋訪羲和廟以及它的人文遺跡。
    上車之前,謝導問我考察羲和廟的意義何在?我鄭重地告訴她:在咱們稷山,有兩位"開天辟地"式的古代圣人,一曰后稷,一曰羲和。后稷發現粒食,教民稼穡,可謂"辟地";而羲和觀天測時,制訂歷法,可謂"開天"。如果說后稷在稷王山一帶建立了當時最早的"農業示范園",那么,羲和兄弟四人則在高渠一帶,建立了堯舜時代的"中央天文臺"。后稷當年在我們這一帶指導人們春種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,肯定依賴于羲和他們制定的歷法,根據季節變化來安排農事活動和生活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講,羲和也是中華古代農耕文明的奠基人!
    現在人們常說:"五千年文明看山西",其實就是看晉南。遠在5000年前后,堯舜禹都在晉南一帶建都,他們手下的賢臣能吏后稷、伯益、皋陶、羲和等主要活動和傳說故事也在這一帶。當時的時代背景,正進入歷史轉型時期,即由母系社會向父系社會轉變,由漁獵生活向農耕生活轉變,由部落群居向國家雛形轉變。大轉型時期呼喚著順天應時、標新立異的偉大人物,我們的后稷和羲和由此應運而出,挺身而立,以他們開天辟地的創造和貢獻,在中國古代文明史上書寫了恢宏傳奇!
    關于羲和事跡,《尚書》有載,《史記》有述。大意是說,帝堯命令羲氏、和氏觀測天體運行規律,創定歷法,傳授于民。他任命羲仲、羲叔、和仲、和叔四人,分別住在東、南、西、北四方,觀察星象變化、晝夜長短和鳥獸毛羽更換等現象,確定仲春、仲夏、仲秋、仲冬(即春分、夏至、秋分、冬至)等時令,使當時天下民眾能應天順時,依照時令季節來安排農事和生活。查閱《辭海》“羲和”條,也這樣記載:“傳說中掌天文歷法的官吏。”羲和的歷史功績,我們可以總結出以下幾點:一是確定了春分、夏至、秋分、冬至等時令,使人們初步劃分出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;二是如《史記》所云,“歲三百六十六日,以閏月正四時,”即把全年分為十二個月三百六十五天,并且創造性地發明了“閏月”,以"正四時。" 我國農歷又稱“夏歷”是說歷法在夏代已經基本完善,而早在堯舜時代,羲和觀天制歷,為我國歷法的形成作出了重大貢獻。正因為如此,司馬遷在《史記·天官書》中列舉了戰國以前十幾位天文學家的名字:"昔之傳天數者,高辛之前,重黎;于唐虞,羲,和;有夏,昆吾;殷商,巫咸;周室,史佚,萇弘……"文中所講的唐虞時期即堯舜時代,羲和功在天下,名垂青史。臨汾堯廟廣遠殿,堯王塑像正旁,站立著后稷、伯益、皋陶、羲和四位大臣塑像,足以說明羲和在當時“中央政府”的重要地位。當我介紹到這兒,同行的王保軍興奮地說:“看來我們稷山不僅出了后稷這樣的農業專家,而且出了羲和這樣的天文學家,雙星映輝,可謂神圣啊!”

 

(二)


    車出稷山縣城,到了西社鎮,叫上在鎮上開照相館的王平穩,作為我們尋訪羲和廟的向導。他就是我們此行目的地東莊村的村民,更為湊巧的是,當年羲和廟的遺址,現在就由他家來耕種。出于對后稷文化的熱愛,對羲和功業的敬仰,王平穩多年來孜孜不倦、默默無聞地收集、整理關于羲和的文獻記載和軼聞傳說,曾在《運城日報》和《稷山報》上發表了他和樊喜慶合寫的《羲和故里在稷山》一文。
    王平穩首先把我們帶到東莊村北約800米處羲和廟的遺址。此地南北長約100米,東西寬約 60米,分布面積6000平方米,如今已變為一片麥田,唯有西邊土崖根散亂堆放著磚塊、瓦礫,里面夾雜有灰磚、板瓦、筒瓦、琉璃脊飾等,透露出廟宇毀圯后的荒涼、孤寂和無奈。
    昔日勝景今何在?漸行漸遠記憶中!已故稷山師范老教師裴永康老先生,生前曾寫過一篇《鉤沉救忘話羲和》一文,向人們描述了東莊村羲和廟及陵園的恢宏規模和精巧布局。
    據清康熙四十七年版《平陽府志》記載,羲和神廟始建于元代至正十四年(1354),座北朝南,占地約15畝,進去廟門兩側是兩個大戲臺,往后又是并排三個大戲臺,再后是九大間過庭,庭前有鐵旗桿、鐵獅子各一對;再后是九大間朝王殿,內有金瓜、鉞斧、朝天蹬等全副鑾架,還有24條紅油棍。據說皇上御封這紅油棍用于在上廟時維持秩序,用它打死人概不償命。再到最后是大殿三間,前后插廊,左右纏腰,內塑羲仲、羲叔、和仲、和叔神像四尊,個個手持笏板,表情肅穆。廟院內古柏參天,小者合抱,大者數圍。神廟成年住人看守,里里外外氣氛莊嚴,環境幽雅。廟園最后有一大冢,為長兄羲仲之墓,其余三冢均在廟園東墻外的地里,一個距一個約有一、二百米遠。墓冢高大,非尋常之可比。
    羲和廟每年有兩個廟會:農歷三月十五是祭祀大典。屆時朝廷派官員前來致祭,后來命縣宰代祭。這一天羲和廟周圍的高渠、西社、中社、太杜、李老莊、劉家莊及東莊七個村,舉行盛大的迎神賽會。各村除了有獅子、龍燈、車鼓、花鼓、秧歌等各種社火表演外,還有劇團大戲和各村家戲在廟內舞臺上同時演出。廟內長捻油燈徹底不熄,廟園那口大鐵鍋煮飯熬菜,以供唱戲演員和社首們吃飯,也用于煮粥施舍。這里還有一種早已失傳的鑼鼓--八位鼓手身著古裝、跳著舞步,同時圍敲一面特別的巨形大鼓,鼓聲鏗鏘,聲震數里,如同春雷滾滾,氣勢不凡。廟會之日,方圓百里包括新絳、鄉寧等縣的群眾都來拜神趕會,各地賣小吃的、賣百貨日雜品的,賣土特產山貨的商販也在廟外搭棚設攤,生意十分紅火。各村上廟的社火游行隊伍過來時,年輕小伙和老漢爭前觀看,大姑娘小媳婦老太太前擁后擠,人山人海,好不熱鬧,使游行隊伍行進困難,不得不依仗手持24條紅油棍的"執法隊"來維護秩序,場面十分壯觀……
    另一個廟會是每年正月十一的“花燈會”,又稱“花兒會”,這次廟會恰值元宵節前夕,周圍群眾前來爭相購買花燈、鞭炮、鑼鼓、頭花首飾及其他社火用品等。這個廟會還有一個特殊習俗,即偷東西不算"偷",小偷若被逮住要付錢,但實在掏不出錢也不許追打。
    羲和廟這兩個廟會,一直延續了好幾百年。三月十五的迎神賽會,在抗戰后不久終止。而正月十一的"花兒會",則一直保留至今,只不過因羲和廟被拆而遷至西社鎮。2009年元宵節,西社鎮政府還組織了一場"羲和文化演唱會",吸引來各村爭演節目、熱鬧非凡,以此寄托人們對羲和圣跡的追念和崇敬之情。

 

(三)


    說到羲和,自然就要提到"羲陵晚照"這個著名典故。披著縷縷夕陽,王平穩給我們徐徐道來這一段廣為流傳的民間傳說--
    當年建廟時,工程即將告竣。日頭西落,夜幕降臨。建廟民工們跪地祈禱:“羲和神呀羲和神!再給我們一會兒功夫,就把活兒趕完收工啦。你既然上管日月星宿,下佑黎民百姓,為什么不能叫日頭遲落一會兒呢?”孰料此言一出,果然靈驗,西邊太陽余輝重新照進廟園,直到大廟落成天才黑定。從此,這里每年夏季太陽總比周圍晚落一會兒,漸成一個奇妙景觀。“羲陵晚照”為稷山古八景之一,歷代文人多有詩句贊詠,如明代梁綱的“卻恐虞淵淹日馭,故留雙冢照乾坤,”明代名人吳占鰲的“羲和伯仲陶唐佐,千載神明在日星”;清代稷山縣令李景椿的“歷元妙蘊訂羲和,御日精靈永不磨”等等。
    華夏之大,境域之廣,為什么要把羲和四人葬于稷山東莊村?這里的群眾口口相傳說,東莊乃是羲和的故鄉,人死之后,葉落歸根,羲陵建于此地似乎順理成章。但據本縣著名學者、稷山中學退休老師樊喜慶先生經多年研究分析后以為:這與羲和他們觀天制歷的工作環境大有關系。鄰縣鄉寧縣“云丘山”詞條解釋中曾講道:“云丘山地處呂梁山與汾渭地塹交匯處……從南北望,若天頂高榘,接北斗而傲蒼穹,古曰'昆侖',俗稱'北頂'。云丘,頂托'天地''北斗',懷抱'中土'貫'中社',上古先民以其為'高榘'(圭阜),觀斗建,劃分至,"制定了夏歷,建立了當時先進的天文歷法觀測系統。從上述這段文字看來,我們可以這樣理解:羲和四人當年就在距東莊村以北二十余里之遙的云丘山上,以木竿立高榘,而"觀斗建"、"劃分至",制定歷法。觀測點絕不僅僅在一處,很有可能在當今西社鎮的高渠村、中社、中土地等村落都設有觀測點,這就是前文所說的"懷抱中土貫中社"題中之義。現在高渠村的榘字,古時寫作"榘"字。榘字是個形聲字,"巨"是聲旁,"木"與"矢"是形旁,也就是說,在"木"竿上橫穿一個"矢",讀音與"巨"相近,現在天安門前的華表,比較酷似這種"榘",這大概就是羲和他們觀測天象物侯的器具吧。前幾年,鄉寧縣博物館閆金鑄老先生,曾給我主編的《后稷文化》刊物寄來專稿,詳細闡述這一論斷,對此,我深表認同。
    正因為羲和觀天制歷就在此地,因此堯舜很可能就將這里作為他們封邑,死后自然也葬在這里。也許最初只有幾堆黃土或是幾間小廟,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,墳堆越壘越高,陵園越擴越大,祭祀活動也愈演愈盛。其陵廟的規格之高,其廟會規模之盛,在全省乃至全國同類古廟中都是罕見的,一廟中竟有五座戲臺,一年中竟有兩次廟會,廟會時竟然允許紅油棍打死人不償命,這些也都是其他地方聞所未聞的!
    再從地名考察,據舊《稷山縣志》記載,東莊村原名南王東社,后改為東莊,東莊村正西有中社、西社兩村,三點一線各距離三里。東莊多王姓,中社多賈姓,西社多張姓。既然相鄰三村,村名都有一個"社"字,肯定與迎神賽社的祭祀活動有關,很可能當年建立羲和廟、陵之后,官府明令這三個村為輪值護廟、祭祀之村莊,也有可能隨著人口繁衍,由一個"社"逐漸擴大為三個"社"。還有可能三個村的村民就是一個祖先,這個祖先不是別人,只能是羲和。今羲、和都不是姓,很難說清羲和的后代分化出多少姓氏。
    全國其他地方有無羲和陵、廟,我們迄今不得而知。縱然有,會不會是這樣的規格和規模?最起碼,晉南各縣未聽說有,稷山也唯獨這里才有。假如古代這里沒有羲和氏其人,這種文化現象又該作何解釋?

 

(四)


    倘佯在羲和廟遺址,聽王平穩先生侃侃而談他所記憶中的羲和廟陵勝景后,我貿然發問:"這里的廟、陵是啥時候被拆、被毀的呢?"一句話觸到了他的痛處,片刻沉默之后,他才嗓音低沉地回答:"過去不少資料上講,1958年大煉鋼鐵時把廟拆掉的,實際上是在文化大革命時期的1969年!"
    那是一個黑白顛倒,是非混淆的瘋狂年代,失去理智的那些"造反派"們,在"徹底砸爛封資修"革命口號的蠱惑下,把羲和廟、陵當作他們首當其沖的"破四舊、立四新"目標,勒令拆廟、平墳。綿延十數畝、旺盛數百年的這座古建筑,在蕭蕭秋風中蕩然無存,所拆下來的大批木料和挖倒的那一棵棵粗大無比的古柏,據說是被當時的公社革委會征用,說是要新建一座什么"西社中學",但終究什么也沒蓋成,木料和古柏也至今杳無蹤影!
    帶著一臉凝重和滿腹遺憾,我們隨王平穩走進東莊村,去尋找關于羲和廟的遺存和記憶。走到西門口,王平穩指點著說:這兒原有一座磚砌碑樓,內嵌石碑一塊,刻有"羲和故里"四個字,舊時每年羲和廟會,各村社火熱鬧經過此碑樓時都要駐足行禮。這塊碑刻和這一民俗直至抗戰前才終止,碑也毀于戰亂。解放后,稷山縣人民政府曾在原碑樓遺址另豎了一塊刻有"唐歷官羲和故里"的文物標志碑,可惜也在文革中被毀!
    我們來到村中文化活動中心大院,只見南邊的舞臺蓋得古香古色,頗有氣派;北邊的關帝廟也典雅而質樸,廟前放置一對石頭獅子。王平穩指點著說,這就是從羲和廟遺址中搬來的,看上去并不配對。廟臺上幾位閑坐的七、八十歲老人向我們介紹說:他們記得當年羲和廟里,大門口放置一對石獅,可能就是現在這個樣子;大殿內還放置一對臥獅,全身油光發亮,看上去十分威武,栩栩如生,更是彌足珍貴,惜乎后來不知所終。一位懷抱孫子的老人插話道:"你們看見西邊這個石獅屁股上象是被鏟掉一塊嗎?這里面還有段傳說哩!"謝華編導一聽頓時來了精神,再三央求這位老人對大家講一講。老人說,據說當年羲和廟香火十分旺盛,大殿內十多盞長捻油燈徹夜不熄。忽然有一天掌燈的廟夫發現油甕里盛放的香油一下子少了許多,便立即報告廟內管事人,說不知誰把香油偷走了,互相猜疑,吵吵不休。半夜里,羲和神悄然顯靈,下凡察看,瞅見門外那只石獅子偷偷走進大殿,趴在油甕上在喝香油,頓時怒不可遏,順手抄起殿前一只镢頭,向偷油喝的石獅子砍去,石獅子慌忙逃竄,镢頭在它屁股上鏟下一大塊。天亮時,人們發現這只石獅子屁股上淌著血,嘴里還滴著香油,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它才是真正的"偷油賊"!自那以后,羲和廟里的一物一件,再也沒有人敢隨意私拿私用……說到這兒,旁邊幾位老人補充道:就這一對石獅子,至今還被文物販子惦記著。今年正月十四深夜,在附近一位開診所的村民,忽然聽見廟院內"咚"的一聲悶響,他擔心有人來他診所行竊,急忙起床叫人來巡查,發現幾個陌生人慌忙從廟院內匆匆逃竄,兩只石獅子已被捆上鐵繩。原來這伙人趁著夜深人靜,打算拉走石獅,不料鐵繩在起吊時被拉斷,弄出聲響才驚動了村民們,陰謀沒有得逞……
    王平穩還引我們到一戶正在建房的村民家中,去察看羲和廟里遺存的那只大鐵鍋,只見這口鍋高約一米左右,直徑二米多,重約200多斤,當年廟會時煮粥施舍用的,足以供應一二百人同時用餐,至今完好無缺,仍被這家人盛水使用。另外,廟內的幾根精雕蟠龍石柱也已折斷,散放在村內關帝廟臺上。據村內老人們談,羲和廟內還有一口清代大鐵鐘,鐘口直徑三尺有余,凡遇上廟之日,廟夫敲響這口大鐵鐘,聲震周圍十余里,各村莊一聽鐘聲,社火游行便開始向廟內出發。這口鐵鐘后來失落在李老莊村,也不知何時被人盜走了!
    我們在離村文化活動中心以北一條小巷旁,看見一塊石碑,碑心被鑿了一個圓洞。經王平穩和幾個村長拂塵潑水,露出碑上文字,大伙才發現這竟然是羲和廟重修碑記,碑文大意是清雍正五年重修羲和廟時的村人集資名單。王平穩說:這塊碑被村人用作井口,從來沒有人留意它的真正價值,現在看來,必須好好保護,再不能讓它拋置野外了!
    謝華編導請村中幾位老人回憶當年羲和廟的盛景,他們爭先恐后,七嘴八舌,興致勃勃話當年--那時候,廟院內鐵旗桿直豎,大燈籠高掛,大殿前還特意掛著一對木鉤子,據說是專用來懲罰上廟遲到的社首的,誰來遲了,就要被掛在木鉤上,以示儆尤。廟院內古柏長得十分粗壯,兩個人都抱不過來,比北京故宮里面的柏樹還要粗!談到這兒,鄉親們個個都露出惋惜之情:"我們的羲和廟,毀于文革動亂年代。如今要重建,恐怕花上幾百萬元、幾千萬元都蓋不出來,真是可惜啊!"
    帶著幾多遺憾,又帶著幾多希冀,我們戀戀不舍,告別了熱情好客的東莊村民,乘車返回稷山縣城,此時,夕陽西下,晚霞滿天。我忽憶著名詩人,運城市詩詞學會會長楊山虎先生那首《小重山》詞作--
    馬首山前一抹平。有墳松柏茂,草青青。天文歷法是君興,千萬載,荒冢記芳名。
    蓋廟立神靈。果然留落照,使工成。村人從此緩天暝。斜陽里,歲歲說羲陵。(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稷山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010-61744588 傳真:商務合作QQ45177403 郵箱:union#ccoo.cn
地址:昌平區北七家宏福11號院創意空間 郵編:102209
Copyright © 2004-2020 地方門戶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京ICP備09021873號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平特三连肖